九龍心水

九龍心水

当前位置: 九龍心水 > 国内 >

九龍心水北京机场双枢纽方案落定 国内航企无望两场运营

九龍心水 时间:2019-02-10 23:46

  对于中国最具吸引力和市场价值之一的航空枢纽而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下称首都机场)在设计吞吐能力8000万人次的基础设施配置下,于2018年12月28日实现旅客流量突破一亿人次,成为全球仅有的两个亿级规模机场之一。185第 185 章

  这样的方案显然对于那些想在北京市场寻求机会,但在此前条件下无望改变既有格局的航空公司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南航早早定调将在大兴机场投下巨量资源,同时建立雄安航空,从此将广州和北京作为其国内发展两大核心枢纽的做法。

  所谓“以优促转”,指的是按方案要求尽早转场的航空公司可优先对历史时刻进行优化。所谓“以增促转”,指的是按方案要求转场的公司,可给予一定比例的时刻配给奖励。

  “从这个定位目标来看,行业管理部门的思路可能是希望通过在一个阶段内对首都机场的发展有所限制,从而保证大兴机场能够迅速上量,”一位民航业资深分析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首都机场很明显并不愁流量,但大兴机场运营之后到底是什么情况还难以预测,一个新机场如果不能在投运初期实现快速增长,对航空公司的吸引力就会小很多,从而影响资源的投放。”

  值得注意的是,国有三大航空公司将都无法获得同时在北京两场运营的资质,但海航集团旗下的海南航空和大新华航空将留守首都机场,首都航空则获得新机场准入,再加上一个可以自由选择的香港航空,似乎成为这场分配中的赢家。

  但考虑到海航集团最近状况不佳,寻求出售的资产中也包括核心的航空业务,因此也并不排除有其他航空公司通过这种方式曲线获得两场运营资质的可能性。

  这实际上也体现出首都机场目前的处境:一方面市场潜力巨大,国内外众多航空公司都希望可以从中分得更多资源;另一方面受基础设施等客观条件限制,常年超负荷运转,限制了航空公司的需求。

  “对大部分外资航空公司来说这种选择没有实际意义,因为已经加入联盟的航空公司大概率会跟国内的联盟伙伴保持在同一机场运营,而没入盟的公司如果在首都机场运营较为顺畅,也没必要跑去新机场白手起家,除非是有些公司想增加新航线,在首都机场受到限制,所以前往新机场去寻找机会,国内是不是中国吗”但“新机场放量之后首都机场的资源将会释放出来一部分,航空公司有重新参与到资源配置的机会。”前述从事机场运营规划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民航局方面指出:根据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空公司基地建设方案规划,东航、南航为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主基地航空公司,东航集团(东航、上航、中联航、东航江苏、东航云南、东航武汉)、南航集团(南航、厦航、河北航、江西航、重庆航、汕头航、珠海航、贵州航、南航河南)、首都航等公司将转场投运至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运营;国航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主基地航空公司,中航集团(国航、国货航、深航、山航、昆明航、国航内蒙、北京航、大连航)、海航、大新华航等公司保留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运营。

  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下称大兴机场)今年9月底即将投运的情况下,中国民用航空局(下称民航局)于近日正式印发了《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转场投运及“一市两场”航班时刻资源配置方案》(下称《配置方案》)和《北京“一市两场”转场投运期资源协调方案》(下称《协调方案》),这也是关于航空公司未来在面临双机场同时运营之后资源分配的最终定案。【链接解读大兴国际机场航班时刻资源配置方案出炉】

  民航局在政策解读中表示,本次航班资源配置的原则是“以优促转、以增促转”(链接聚焦大兴机场 北京如何“飞”入双枢纽时代)这类市场化举措,其目的在于促进航空公司选择转场至大兴机场运营。

  在大兴机场兴建初始,就有关于未来航空公司分配方案的各种猜测,当时较为主流的两种说法是按联盟分配和按国际和国内业务分配两种说法。但目前看来实际上并未遵循其中任何一种,而是采取了一种“混合式”的方案,特别是对于外资航空公司并没有采用“一刀切”的方式,而是允许外国航空公司和港澳台地区航空公司“可自行选择运行机场包括两场运行。”

  大兴机场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开工建设。根据《配置方案》和《协调方案》的规划,在功能定位上,大兴机场定位为大型国际航空枢纽、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支撑雄安新区建设的京津冀区域综合交通枢纽,将在2021年和2025年分别实现旅客吞吐量4500万人次、7200万人次的建设投运目标。而首都机场则定位为大型国际航空枢纽、亚太地区重要复合枢纽、服务于首都核心功能,将在现有基础上,缓解“拥堵”,提质增效,实现旅客吞吐量8200万人次的工作目标。

  但随之而来的一纸罚单却让首都机场颇为尴尬,在民航局官网12月30日发布的《关于落实航班正常管理措施有关情况的通告》中,首都机场因2018年6月-8月连续3个月“准点率”数据不达标,将自12月25日起至2019年3月31日,停止受理首都机场客运加班、包机和新增航线航班申请。

  这一配置方案也体现出民航局希望通过行政和市场双重力量,改变首都机场多年来一直被外界诟病的航班延误等突出问题,从而真正实现提质增效的目的。

  这也是此前民航局在公布了“第一版”的时刻资源配置方案之后,一些航空公司开始有了更多想法,并且悄然在背后开始运作寻求保持两场运营可行性的重要原因。按照新公布的《配置方案》和《协调方案》,大兴机场的转场投运计划最终方案也得以确定。“毕竟这不是启用新机场废置旧机场,两个机场未来是会同时运营的,某种程度上看还具有竞争关系,需要用自己的资源和运营来争取更多客流,”一位从事机场运营规划的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北京市场长期来看完全能够满足双枢纽带来的增量,但对于航空公司而言搬到新机场毕竟还有一个‘冷启动’阶段,这不仅会影响到短期的业绩,也有可能对长期的市场格局分配带来根本性的影响。”这实际上也将此前通过各种“小道”流传的一些构想直接予以否决,比如东航寻求将上海航空留守首都机场、北京航空帮助国航在新机场占据一席之地等。民航局在进行相关政策解读时对此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北京机场双枢纽方案落定 国内航企无望两场运营

九龍心水北京机场双枢纽方案落定 国内航企无望两场运营的相关资料:
  标题:

九龍心水北京机场双枢纽方案落定 国内航企无望两场运营


  地址:http://www.jyzrh.com/guona/2019/0210/5040.html
  简介:对于中国最具吸引力和市场价值之一的航空枢纽而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下称首都机场)在设计吞吐能力8000万人次的基础设施配置下,于2018年12月28日实现旅客流量突破一亿人次,成...
  您可能还想阅读以下文章:
----------------------------------

九龍心水推荐内容